前一陣子,我跟著我男朋友一家人參加了他爸爸的公司旅遊,

跑去屏東玩了一趟,

又可以泡溫泉,

超爽的、、、、

呵~呵~呵!!

是啊!!我一想起來,就覺得很爽。

我很愛很愛泡溫泉。

其中有一個行程,就是到了墾丁國家公園附近去小小的晃了一圈,

做做森林浴、呼吸一下芬多精、欣賞一下自然的生態。

自然也看到了一些昆蟲,比如說蝴蝶啦、蜻蜓啦、螞蟻啦!!

由於我家男朋友的小妹是念昆蟲系的,

大家一看到昆蟲就很自然的問她:

「這是什麼?那是什麼的?」、「為什麼牠會這樣的?」、「牠吃什麼?」等等的問題

 

(我看得出她的煩,並不是念昆蟲系的,對每一種昆蟲很熟悉的好嗎?

    這一種很奇怪的觀念,大家對每個人的期待都高的離譜。

    例如念中文的,

    人們都很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似乎是遍讀古籍、

    似乎應該把所有的內容都記載腦子裡一樣,

    應該是他們隨隨便便唸一段東西,中文系的就一定要接的下去一樣。

    拜託!!我認為這種觀念超不健康的。

    雖然我不念中文、昆蟲,但是我也有同樣的遭遇,

   只是我被問的問題比較奇怪一點而已,

   普通來說也沒幾個人敢問我問題就是了。)

 

昆蟲系的某一門課程中,教授所出的作業很有趣,

那位教授要求他們每一個人在一年的課程結束前要抓一百隻蟲,

但是不可以都是相同的一兩種,

這一百隻蟲要製作成標本,作為下屆學弟妹的上課教材,

是的,他們現在所使用的教材就是上屆學長姐的作業成果。

 

走著走著,對於每個人所提出的問題已經不勝其煩的妹妹,

臉上雖然帶著微笑,熟悉她的我們還是從她的肢體動作中解讀出了她的不耐煩。

我們開始放慢腳步、慢慢的故意落後在隊伍的後方,遠離人群。

彼此也開始聊起我們的話題來了、、、、

「我忘了逮捕蟲網了,不然就可以趁機多抓幾隻了。」妹妹說

「算了,誰想的到呢?不然你就徒手抓抓看那些沒有毒的好了。」我不怎麼真心的建議著

「對!!我試試看好了。」妹妹很認真的考慮著

 

不久她看中了一隻大鳳蝶,那隻大鳳蝶一直飛在我們附近。

那隻鳳蝶好像在戲弄著妹妹一樣在她的身邊飛來繞去,

妹妹卻老是抓不到牠。

 

抓著抓著,就聽見妹妹對那隻鳳蝶說:

「你他媽的,有種不要走,我他媽的等下找人砍你。」

我和我男朋友都笑翻了,還好她爸媽沒聽見,

不然免不了又不太能相信自己的女兒會說這樣的話。

我也覺得妹妹一定是受了什麼影響,

就問了問我家男朋友:「你妹怎麼突然學起黑社會啦?」

他說:「昨天晚上我們在家看了〈古惑仔〉啦!!」

原來他們倆兄妹都屬於單細胞生物之類的。

挖裡咧!!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