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同學、學弟妹畢業後都在做什麼?」小弟弟這樣問
他一個得了癌症的20幾歲男孩子,
聽說他是一個某些同年齡小朋友覺得他很思想成熟的男孩子。

「不一定啊!這純粹是個人興趣的問題。」我說

「你可以稍微說幾個嗎?」他追根究底

「有誠品的門市人員、一般公司助理人員、一般上班族、餐廳的服務人員啊,
    還有軍人啊、專櫃小姐啊、記者啊、業務員啊、再往上念上去的啊!」
我認真的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

「這樣有前途嗎?」他問

「什麼叫做有前途呢?」我問

「比方說以後可以升遷啊、可以賺比較多錢啊!可以養家啊!之類的」他問

「有些人喜歡這些,有些人不在乎這些。有前途的工作或許很多,但他們沒興趣,
    也許也是做不來。或許你認為這些工作沒前途,但是據我所知他們挺能勝任,
    也挺滿意自己的選擇。我想這才是比較重要的,對我們而言。
    這也是我們比較關心的問題。」我很認真的說

「那他們家裡都不會給他壓力嗎?」他又超認真的問

「我跟他們家人不熟,我不知道。
   只是如果你把這些關心當成壓力,那麼它就是壓力。
   那是你自己的定義問題,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把它跟你一樣定義,
   我無法代替他們回答這樣的問題,我不是他們。」我無法回答

「這是什麼意思呢?」他再度追問

「我覺得我說的很明白了。就是這樣的意思啊!!」我真的講的很白了

「他們各自的男女朋友甚至是以後的另一半,難道不會給他們壓力嗎?
    他們可以接受你們的觀點嗎?」他又很認真的問

「一對男女要在一起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如果彼此不能接受對方的觀念,
   在交往的時候問題自然會浮現,如果能繼續在一起,
   表示他們自有解決的方式,
   如果不能,他們自己會有所選擇,我沒有說話的餘地和必要。
   這也是他們必須去協調和適應的地方。」我這樣認為

「你們這樣沒有任何壓力嗎?」他又問

「你認為它是壓力,它就是壓力。
   我們當然有自己壓力,只是我們比較樂觀去看待。
    日子快樂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    
    錢少,就吃差一點,
   錢多,可以多提高生活品質。日子是你在過的。」我說

「你們這樣好像很快樂?」他開始陷入自我想像的境況中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快樂。我不是他們,我也不知道他們快不快樂?
    你的問題超出我能回答的限度了。抱歉!!我無法提供答案。」

我無意再回答他的問題,因為他根本不懂我的想法,
他無法跳脫他既有的思維限制。

所以他說他不懂我,他一再追問我已經回答過的問題、、、、、

我無能為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niusbaby 的頭像
geniusbaby

水晶娃娃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