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
水晶身邊的女人有三個即將嫁出去,
之前已經嫁出去的也有幾個。

但是在祝福她們幸福的同時,
總是會聽到一些些的情緒和一絲絲的無奈,還帶有更多的疲憊。
如果要按照傳統禮數來籌備婚禮,
本來就是一件煩雜瑣碎的事情,
再加上女方父母總會顧慮到新娘嫁過去之後的日子是不是好過、
會不會給了婆家壞印象等等之類的。

所以女方或多或少都有所退讓,
但是爭議點來是存在、心裡不舒坦也已經存在。
水晶只想說,這時候新郎的角色就變的重要了。

有些朋友的另外一半,
會適時地向自己的父母提醒和主動居中協調、
還不忘回過頭來照顧新娘的情緒。

有些朋友的另外一半,
則是覺得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希望新娘在小事上讓步、覺得女人是在無理取鬧。
其實這不就是將來婚姻生活中,如果遇到意見出入時地男人可能處理狀況嗎?
難道要女人忍讓一輩子嗎?難道女人終其一生都不能有意見了嗎?

水晶心裡總是這樣想的。
只是在口頭上,
水晶還是只能給給安慰和自己真誠的建議了。

坦白說,看了這麼多例子之後,
水晶還真的不太敢輕言結婚說。

雖然沒什麼脾氣但是很容易想很多的水晶還真的沒把握,
自己會不會因為要搞結婚的事情而和這個男人大吵特吵、
或是進入冰河時期般絕世大的冷戰。
畢竟我們的感情基礎薄弱到一件襯衫、一鍋咖哩就會引爆冷戰了說。

但是更有可能的是辦到一半,
超怕麻煩的水晶最後會中途喊停。
順便出現瘋婆子狀態、雙手握拳、披頭散髮、抓狂大叫,以生平最大分貝大叫:
老娘不辦了、、、、、
然後在心裡罵髒話,以抒發情緒,順便罵自己沒事找事做。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