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看過太多同學朋友結婚,
有些也剛好都在旁邊看著她們辦婚禮的一切瑣事。
所以我知道也親眼目睹過這個過渡時期的發生,
而且不止一次。

但沒有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來了
更沒想到這件事的主角不是我和奈勒斯。
而是奈家人對於日子的看法有出入
所以哩。講話講到情緒都上頭囉。
只是沒想到倒楣是我ㄟ
常常是我一直不小心去洗了個澡/上個洗手間/看個電視
以上動作
回來就掃到颱風尾了。

可是反觀我家倒是超好配合
我早就打定主意南部場的婚宴全數都讓水晶爸媽主導
當初他們結婚時,所有的一切都是水晶爺奶一手主導辦理
於是水晶很早就打算好
這次就讓水晶爸媽好好辦一場她們想要的婚禮形
式吧。
你可以說我懶惰
但是我覺得這是不太起爭執的好方法
也是讓她們圓夢的一個方式。
因此我爸媽想要找那個廚師我都說好
餅要定那家(雖然她們一直拿不定主意一直換)我也都說好。
之後他們選的喜帖/場地/喜餅發送方式/場地佈置/請不請主持人我也會說好。

而水晶爸媽在乎的不外乎是幾個點:
水晶家宴客時間在星期六晚上、不要初一或十五、
新娘頭紗不能戴兩次、訂婚的男方與會人數確定、
訂婚的糕餅數量確定。
這個幾點我就會盡量配合囉。


結果昨天奈媽媽似乎對於之前決定好的宴客日期又有新的想法,
(前後不過一天的時間,而且這一天中我們訂好廚師了。)
兩母子晚上講電話就講到情緒又起來了。
火大的奈勒斯竟然把電話硬丟給我這正在看「大學生了沒」看到笑的不行的無辜傢伙。
(喂,不是說個人爸媽個人搞,
 呃,我是說個人父母個人弄,
 嗯,應該說個人父母個人處理好。)

呼,收起笑容,水晶接下這不知頭不知尾的電話,
我相信奈媽媽很快會幫我複習她們的對話進度的,
(↑這一點我很有信心)
果然,奈媽媽馬上把事情又跟我說了一次,
(電話錢很貴呀,你們都談到一半了就自己談完嘛)
事情其實很簡單,
就是奈媽媽突然又想改在星期三晚上宴客,
而奈家在24小時前,
才終於在歷經許久的討論下決定是星期六晚上宴客。
所以哩,兩母子又回到一開始的起點了。
(重點是兩個都在不爽,但其實那天對我而言都還好。)

所以我還是請奈媽媽做個最後決定之後通知我,
當然我會出席的~~~
說著說著,我又忍不住地說:
「呃,奈媽媽你們母子可以不要嘔氣或吵架之類的嗎?
   這樣我都會很倒楣地被當成出氣筒ㄟ,
   他都會遷怒到我身上來的說。
   (嘟嘴←是說奈媽媽看的到我的動作嗎?)」

奈媽媽竟然被我逗笑了,
他開玩笑說:「遷怒你呀,這款ㄤ婿你也要嫁唷?」

水晶的反應也是笑出來,奈媽媽你也太可愛了吧,
這款ㄤ婿是你的寶貝兒子ㄟ,
你該把他訓練好再放他出來娶老婆唷!

雖然我也想將他鞭數十驅之別院,但可惜房間太小。
而且我當年年少無知,不小心被他騙了。

總之,我還是弄不懂,到底我為什麼得要接電話?
我只是個年輕不懂事的小女孩,
無法處理太複雜的家務事。


全站熱搜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