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的地圖概念很容易在某些人腦海中呈現,有些人則否。
突然地把人丟在某個地方,
有些人很快地可以弄懂東西南北,有些人則否。
我想這可能跟某些基因有關、也可能跟每個人的天份有關,
很明顯地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即使給我指南針我也懷疑自己能不能看的懂。


某一天水晶與奈勒斯相約在台北火車站見面,
大家都知道台北火車站自從變成三鐵共構之後,
其複雜程度不下於超高等級宇宙迷宮、
以及keroro小隊進駐後的日向家地下室。

水晶當天從東門進入火車站一樓,
奈先生則是約在台北捷運站的誠品,
水晶依直覺往地下一樓走去但有咪咪小小的迷路了,
這次的小迷路讓奈先生下定決心一定要
訓練教導水晶方向感這件事。

在我倆吃完了拉麵之後,
奈先生親自押著溫柔(?)地牽著水晶實地在走一次路徑,
並沿途碎碎唸用溫柔迷人的嗓音為愛人水晶細細解說。
說也奇怪,在男人的淫威愛的感昭之下,
水晶很神奇地想起了遺忘很久的事情:
如果東邊在你的右邊,那麼南邊就是在你的後邊。

是的,
以往國小老師講了千百遍、國中老師講過幾十遍後,
我依然弄不懂的事情,
這次竟然在一次氣呼呼男人專人導航中很神奇的我懂了。
我很確定當天我沒有碰到神人灌頂加持這檔奇人異事,
難道這一切都是惡勢力愛的神奇力量嗎?

但是天份這件事情在人生中依然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力量,
在除了有寫明東西南北的台北火車站以及忠孝東西路上之外,
水晶我依然處於萬般無奈的迷航狀態中。

奈先生,在你滿滿的愛的教導下,
我可是真的有進步囉。
呃,進步一咪咪啦。

全站熱搜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