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持續的靜默,
從手中冰冷的話筒傳來。
不知道從何時起,
分持話筒兩端的你我,
找不到話題、、、、


即使同樣的靜默一再上演,
還是按耐不住地撥著熟悉的電話號碼。

找不到話題也罷,
隔著細細的電話線,
傳來你溫柔的嗓音,
幾分鐘的溫柔、
幾分鐘的噓寒問暖,
對我而言,
已足夠安撫空間阻隔所產生的不安,
已足夠支持由思念堆砌而成的等待。




持續的靜默,
產生無聲勝有聲的境界,
捨不得掛掉電話,
是共同的感覺。
即使是靜默,
我也只是想感受到你的溫柔,
我也只是想感受到你的氣息,
我也只是想感受到你的在乎,
我也只是想縮短我倆的距離,
我也只是想尋找等待的理由,
我也只是想確定你的感覺,
我也只是想知道你的近況。




靜默持續,
等待開始,
或許在等待中會有令人愉悅的期待,
但是在愉悅的期待中總是免不了痛苦的等待。

女人只是想感受到你的存在,
女人只是在確定等待的價值,
女人只是替自己的軟弱打劑強心劑,
女人只是確認流逝的青春不是白費。

全站熱搜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