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像冬天的冬日正午,
走在醫院外的長廊,
看見了步履蹣跚的老人家、
看見猶帶淚光的小孩子、
看見打扮入時的女孩、
看見臉上開始有了痕跡的4、5年級生。
身邊有呼嘯而過的公車、
耳邊閃過機車不耐煩的啦叭聲。
 
我的眼中倒映著不斷變化的街景、
閃過一個個不同性格與年代的人、一輛輛價值不同的車子。
 
我的腦中卻只閃過淡淡的悲哀、、、、、
一個,關於自己的悲哀。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悲哀。
 
 
細肩帶微微一笑,
頓時真正的明白了,
生病不是某種階層、種族、年齡的特權,
能夠把病醫好,卻是暗暗藏著某種不明顯卻真實存在的條件。
這是一個在每個時代都不斷重複上演的故事。

全站熱搜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