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不,該說是晚上了。
水晶正在廁所裡頭快樂的洗手,準備吃東西,企圖增加脂肪在某部位。
習慣在無聊時候左瞄右瞄、
走在路上時卻無比專心到不會發現朋友已經走在身邊的水晶,
又給他無聊的左瞄右看了起來,

原本悠悠閒閒的水晶,身上的寒毛在一瞬間立了起來、、、、、
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在鏡子裡頭,卒仔水晶看見一隻大蟑螂爬在後頭的牆上。
並不想喪失貴婦氣質的水晶故作鎮定地忽視著身長約2-3公分大蟑螂的身影,
慢慢地摸進門邊,正想奪門而出之時,
那個更卒仔的水晶弟抱著換洗衣物正想在水晶出門後,進入這恐怖的現場。

基於「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是卒仔,但他還是我弟」的手足精神,
怕引起太大震撼的水晶很鎮定地用輕柔的0204嗓音輕輕地提醒著:
「裡面有大蟑螂。」

只是看來、、、、
水晶的好意還是未能傳達到水晶弟的心裡,雖然我們是姐弟,
水晶的好意溺死在我倆深深的代溝裡,雖然我們是同一個娘胎出來的。
因為、、、、、

水晶弟發出了他一慣遇見蟑螂時,最可怕的、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ㄛ!還有!!討救兵的聲音:「啊~~~~~~波波救命啊!!」
當然也沒忘記倉皇逃離現場、、、、

現場的狀況是一個不停尖叫的男人、
一個不但要安撫遇見蟑螂驚恐、更要摀著耳朵企圖減少噪音的女人、
還有一隻團團轉、顯得很興奮的小狗,不,老狗。

(說實話,變音後的男人還是少尖叫的好,那個聲音很難聽。)

再下一瞬間水晶的驚恐達到最高點、、、、
因為、、、、
那個沒讀過書、根本不懂得什麼叫: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她是貴婦,她也是我姐」的手足義氣的男人,
竟然當著正要跨出廁所門的水晶的面,將廁所門關上。
死抓的門把、在門後抓狂大叫:
「啊~~~~~打死牠打死牠。」、「牠死了沒?」、「快一點、、、」

一時傻了眼,心裡想著: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水晶不相信水晶弟會這樣對我、、、、
但可怕的蟑螂一步步逼近、、、、

一向很有大姐風範的水晶,一邊發抖一邊想了想,
眼中閃過洗的白白胖胖準備的過年的小狗肥身影,
很認命地決定,我寧願打死蟑螂,也不願意再幫小狗洗一次澡,
況且牠的皮膚狀況也經不起接連兩天洗兩次澡。
恩!而且、、、
外面那個雖然是男人,現在看起來也沒有一點可靠的地方。
再者,基於生物的求生本能、、、、

可憐的水晶認命地拿起拖鞋,小心翼翼地接近噁心的蟑螂,
一腳打死牠,再忍著酸氣上冒的感覺將他的屍首處理完畢。
打開門,女戰神水晶準備迎接勝利的英雄式歡呼、、、、

但迎接水晶的,是小狗不諒解的眼神,
因為水晶硬生生地剝奪了他的人生樂趣之ㄧ----抓蟑螂。

還有、、、、、
探頭探腦、還不敢輕易踏進廁所的水晶弟,在確認安全無虞之後,
愉悅地抱著換洗衣物,準備洗各澡、繼續看電視、、、
在經過水晶旁邊時,他開口了:
「看來,你的人生已經進入歐巴桑的階段了。」

水晶失控大叫:「你說什麼?我那麼年輕可愛!!」

「因為只有歐巴桑才會那麼勇猛地去打死蟑螂。」
欠扁的死小孩丟下一句話,留下水晶在門外大叫:「我不是歐巴桑。」


哼!!看來這死小孩不僅沒讀書、也沒長眼。

而,
這就是水晶的大年初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niusbaby 的頭像
geniusbaby

水晶娃娃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