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皺著秀氣的細細的眉頭,偏著頭、帶著困惑的眼神看著我,
「每次和其他朋友聊天,
總是看著她們帶著堅定的眼神、神采奕奕地說著她們的理想、她們的目標,」
你扁了扁嘴,
「而我、、、、、卻是找不到目標,也、、、沒有理想。
往往這時候更會惹來她們不可思議的眼神和同情憐憫的眼光,
甚至是她們急著伸出來手來拯救我可悲、沒有希望人生,
而叨叨絮絮、諄諄教誨的言論和建議。」你說。
 
嘆了口氣,似乎想藉著這個動作一併呼出心中所有茫然疑惑的你,
喝了口溫熱的玄米茶,
「我很羨慕她們,我希望也能擁有可以大聲說的出來、端的上檯面的理想目標。」
 
「端的上檯面?!」我疑疑惑惑的看著你。
 
「是啊!!就是說出來讓人家也覺得這也算是一個理想和目標的理想目標。
甚至是冠的上偉大這兩個字的理想目標。」
你再度淺淺的啜了一口,剛剛回沖的熱騰騰的玄米茶。
在裊裊上升的熱氣中,你的眼神顯得更加的迷濛。
 
「你覺得有目標和有理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嗎?」
我認真的眼神定定的鎖在你的笑起來咪咪的、水汪汪的桃花眼上。
 
「當然、、、」你似乎是注意到我認真的眼神是帶著真誠的疑問,
「嗯!!應該這樣說:大家應該都有理想,生活在這世界的人都是。
學校、社會、家庭、和生活圈中裡所有的人不是都認為人,
都應該要有理想和目標,這人生才有了意義和成長的空間嗎?」
你接著說。
 
「喔!!理論上是這樣沒錯。
那請問一下,你有目標和理想嗎?
就算沒有大的,我知道你就是找不到那樣偉大的,現在才會在我眼前苦惱。
那、、、小如一件:我明天一定要看完一本書,這樣的也行。」我說
 
「沒~~~~~~~~有」長長的尾音,代表著你認真思考所需的時間。
 
「喔!!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你對現在的生活滿不滿意?」
我輕輕的啜了口冰紅茶。
 
「嗯!!」
你的回答停頓了好幾秒,你認真的在思考,我知道。
這一向是你的習慣,
你喜歡慢慢的把事情慢慢的在腦海中轉過一圈,
再進入所謂的尋找答案期。
「其實,說實話。我覺得挺滿意的啊!!
有個不錯的家庭、有夠用的錢、有個穩定的工作、
有個不錯的男朋友、還有很多好朋友。我覺得很好啊!!」
你開心卻略帶思索的緩緩的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你有沒有想過?
目標和理想,有時候對多數人來說,
並不是拿來實現和達成而滿足個人自我實現的心靈需求,
而是用來表示對自己現實生活中所欠缺部分的遺憾。」
我輕輕的咬了口我最愛的提拉米蘇。
 
我喜歡提拉米蘇,她像人生一般,
入口是苦苦的巧克力粉、隨之而來的軟軟的甜蜜的內餡、
最後是一塊令我回味無窮的香脆餅乾。
就像我的人生一般,
常常最先浮在腦海中的總是難過回憶,
可是在接下來的人生中,
則是希望在生命中或許沒有太大的成就或太高的地位,
但是、、、、、、也找不到「後悔」,只留回憶和滿足。
 
「嗯!!」你再度陷入思考的漩渦之中。
 
「想想吧!!大都是:
自認為缺錢的人希望一直賺大錢、
不善人際關係的人希望交朋友、
對現在工作不滿意的人希望換工作、
不想看老闆臉色的人希望自己開店、
和同事處不來的人希望換環境、
認為自己人生不夠好的人希望子女會更好、
對身邊另一半不滿意的人希望下一個男人或女人會更好、
目前不自由的人渴望自由、
住家裡的人希望在外租房子、
一天三餐外食的人渴望有媽媽味道的家庭式菜餚。」
我輕輕的迷濛的說著,開始默默檢視自己的人生。
 
「或許因為你不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欠缺,
所以,
    你找不到在人的社會中名義上冠上『偉大』兩個字的理想和目標,
以讓他人認同自己是個有遠景、有成長、積極和有人生意義的人,
實際上卻是內心深處對現實生活中不滿意的心理投射的東西。」
我深深嘆息自己也陷入這樣泥沼。
 
「追求是因為欠缺?」
你喃喃自語的重複著這樣一個剛剛聽到我的自以為是的理論。
 
 
「有時候啊!!嗯!!其實是大多數的時候。」我輕輕嘆了口氣,
「人類常常喜歡用美麗的詞彙包裝一個令人恐懼的事實,
特別是這樣美麗的詞彙會博得大多數人的認同或是稱讚。」
 
 
「那我是幸福的了?!至少我認為我的人生沒有缺憾,所以不需要追求。」
你笑了,笑的如同是個孩子得到最喜歡禮物般的開心和幸福。
 
 
「是啊!!下次你可以大聲的說出我沒有目標,然後、、、
用憐憫的目光看著那些個人生永遠不圓滿的人類。」
我也笑笑的說。
 
 
 
    理想和目標很偉大、也或許很重要,
只是、、、、、、、
沒有踏實去實現的理想目標們,
成了、、、、、、
現實人生中的缺憾,
永遠的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niusbaby 的頭像
geniusbaby

水晶娃娃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