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就是不能認同同性戀。我不能接受有這樣傾向這樣的朋友。
    我覺得那是一種不正常的行為,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他的。」
某一個朋友非常激動的這樣說

我笑了笑,帶著很不以為意的眼神說:
「其實你的認同,對他們而言又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換句話說,你不認同那又如何?」

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他們或許不需要你的認同,生活是他們在過的。
你當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做法,
這是你的自由你的權利你的人生觀價值觀,
只是我挺不認同你要將自己的看法強加在別人身上,
甚至讓你的不認同對別人產生了壓力與傷害。

他愛他,她愛她。
我覺得很正常啊!!
愛不應該只侷限在身體或性別的迷思裡吧。

樣的一份愛,很純淨,也很辛苦。

只要這是一份真誠的、建立在兩情相悅下的愛,
又何必在乎軀體、性別、身高、體重、年齡上的限制呢?

他們在誠實面對自己的情感歸屬時,
又何嘗不是經過一番心裡掙扎?
這樣的苦,誰懂?誰體諒?誰親身體驗過?

又,
有多少人能瀟灑走的出自我的限制、
眾人的有色眼光、至親好友的反對與誤解,
有那樣的勇氣去顛覆自己自出生以來所受教育的限制、
道德觀念的束縛?

卻只是,
因為,
他們所愛的、悸動的、契合的、希冀的、
缺乏的、渴望的、追求的那一抹靈魂,
擁有著和自己一樣性別的肉體軀殼。

所以,

他們必須無辜的去承受這樣的社會、這樣的價值觀、
這樣看不見卻深深地壓迫著他們的道德倫理限制、
各自家庭成員的認同、諒解與否、
身旁好友的不排斥、陌生人的指指點點,
甚至嫌棄、鄙視的眼神、、、、、等,
種種的外在卻是在生命中、生活上、工作裡難以忽視的壓力。

些,
其實已經對他們的感情,
製造了很多很多的比尋常感情更難跨越的壓力與考驗。
如果他們其中一人跨不過這樣的現實壓力,
這樣一份愛情也就很難走下去了。

 

往往走不下去的感情,

使的雙方家庭成員或是關心他們的人,更加有將他導入正途的使命感,

其實,

強迫自己與一個不愛的人一起生活是件苦差事,

對對方來說更是件不道德的事情,

因為這總是耽誤了自己與對方的青春、妨礙了對方追求真愛、幸福的權利,

強迫自己或他人接受無法接受的所謂的異性戀情,不也一樣殘忍嗎?

 

人生或許很長或許很短,

漫長的人生路,你希望自己在壓抑下過日子嗎?

又,

短暫的人生,你要讓自己在合上眼睛、蓋上棺木的那一刻充滿後悔遺憾嗎?

 

 

他他,她她,

這樣的感情,很辛苦,很難得,

若真的堅持走了下去的一份愛情,不是很珍貴嗎?

人不是工廠裡量化生產的無數相同複製品,

又何苦用人類傳統中既定、不容更改的模子去要求愛情的對象和愛情的形式,

侷限愛情本體發展所可能具有的多樣面貌。

 

愛情本來就是毫無理智可言的一種起於悸動與感覺的形而上存有,

源起於不受大腦中理智部分管轄分析的非理性區域。

 

水晶並沒有偉大的情操去替所謂同性戀者請命,

也沒有這樣的緣分去遇到這樣的感情,

只是天生叛逆的因子,看不慣拿著傳統的個人的觀念去侷限、干涉別人的人。

 

 

感謝「東邪西毒」報長之一西毒的評鑑,

你們用了細肩帶最喜愛的作者金庸先生筆下的名稱呢,

也祝福你們在國外一切順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niusbaby 的頭像
geniusbaby

水晶娃娃

genius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